傷寒、金匱

金匱翼 - 卷五 咽喉

咽喉

咽者,咽也。喉者,候也。咽接三脘以通胃,故以之咽物;喉通五臟以系肺,故以之候氣。

氣候谷咽,皎然明白。《千金》謂喉嚨主通利水穀之道,咽門主通臟腑津液神氣,誤也。

喉以納氣,故曰喉主天氣。咽以納食,故曰咽主地氣。一陰一陽結,謂之喉痺。一陰謂心主,一陽為三焦,二脈並絡於喉,氣熱內結,故為喉痺。

喉風喉痺,皆由膈間素有痰涎,或因七情不節而作,火動痰上,壅塞咽喉,所以內外腫痛,水漿不入,言語不出,可謂危且急矣。

兩寸之脈,浮洪而溢者,喉痺也。脈微而伏者死。

熱結咽喉,腫繞於外,且麻且癢,腫而大者,名纏喉風。纏喉風之症,先兩日胸膈氣緊,出氣短促。忽然咽喉腫痛,手足厥冷,氣閉不通,頃刻不治。纏喉風多屬痰水,其咽喉內外皆腫者是也。

喉痺之症,宜速用針法、吐法以救之。若懸雍垂,則不可刺破,刺則殺人。懸雍者,生於上 ,音聲之關也。臟腑伏熱,上沖咽喉,則懸雍腫長下垂也。

乳蛾,俗名也。古方通謂之喉痺。以一邊腫者為單蛾,兩邊腫者為雙蛾。然雙蛾易治,單蛾則難治。嗌痛者,咽門不能納穀與唾,而地氣閉塞也。喉痺咽痛者,咽喉俱病,天地之氣並閉塞也。蓋病喉痺者,必兼咽痛,病咽痛者,不必兼喉痺也。

凡咽喉痺,不可純用涼藥,目前取效。上熱未除,中寒複起,毒瓦斯乘虛入腹,胸前高腫,上喘下泄,手足厥冷,爪甲青紫,七日後全不食,口如魚口者死。

客熱咽痛

客熱咽痛者,凡風邪客喉間,氣鬱成熱,故為痛也。《統旨》云︰有初得病發熱而咽喉自痛者,此得之感冒后,頓濃衣被,或用辛熱即臥,遂成上壅,或有壅熱而欲取寒涼,為外邪所襲者,俱宜甘桔湯,甘以除熱,辛以散結也。喉痺咽痛,一鄉皆相似者,屬於天行運氣之邪,勿用酸寒之藥,點之下之,郁其邪於內,不得出也。

清咽利膈散

薄荷 防風 元參 甘草(各五分) 桔梗 連翹(各一錢) 大黃(酒炒) 芒硝 牛蒡 荊芥(各七分) 片芩(酒炒) 梔子(各五分)
上作一帖,水煎,溫服食後。(《醫鑒》)

甘桔湯

甘草(二兩,炒) 桔梗(一兩,米泔浸)
每服五錢,水一盅半,煎服。 錢氏加阿膠;海藏加牛蒡子、竹茹;太無加荊芥、生薑。

丹溪云︰咽痛必用荊芥,陰虛火炎,必用元參。

《必用方》加荊芥、薄荷、元參、防風、黃芩各一兩。

《聖濟總錄》云︰一切咽喉痛,紫雪為要藥。

絳雪散 治咽喉熱痛腫塞。

寒水石(半兩, 紅) 硼砂 牙硝 朱砂(各研一錢) 龍腦(半錢)
上為細末,每一字,摻入口咽津。

《千金》烏扇散

生烏扇(十兩) 升麻(三兩) 羚羊角 通草 芍藥(各二兩) 薔薇根(切,一升) 生地(切,五升) 豬脂(二斤) 生艾葉(六銖)
上 咀,綿裹,苦酒一升,淹浸一宿,內豬脂中,微火煎取苦酒盡,膏不鳴為度。去滓,薄綿裹膏,似大杏仁大,內喉中,細細吞之。

碧雪 治積熱,口舌生瘡,心煩喉閉。

芒硝 青黛 寒水石 石膏( ,各飛研) 朴硝 硝石 馬牙硝(各等分)
甘草煎湯二升,入諸藥再煎,用柳枝不住攪令溶,方入青黛和勻,傾入砂盆內,冷即成霜,研末,每用少許,以津含化,如喉閉,以竹管吹入喉中。

牛蒡子湯

牛蒡子(二錢) 元參 犀角 升麻 黃芩 木通 桔梗 甘草(各一錢)
水煎食後服,此辛涼解散之劑。

《聖濟》射干丸方

射干(一兩) 香豉(一合) 杏仁(去皮尖,炒) 芍藥 犀角(各二兩) 升麻(一兩) 炙草(半兩)
蜜丸小彈子大,每一丸含化咽津,日三五服。

元參散

元參(一兩) 升麻 射干 大黃(各五錢,酒浸) 甘草(二錢半,炙)
每服五錢,水煎,時時含咽。

客寒咽痛

《針經》云︰寒氣客於會厭,卒然如啞,此寒氣與痰涎凝結咽喉之間,宜以甘辛溫藥治之。切忌寒涼,邪鬱不解,則疾成矣。

《千金》母薑酒

母薑汁(一升) 酥 牛骨髓(各一升) 桂心 秦椒(各一兩) 防風(一兩半) 芎 獨活(各一兩六銖)
上為末,內薑汁中,煎取相淹濡,下酥髓等合調,微火三上三下煎,平旦溫清酒一升下膏二合,即細細吞之,日三夜一。

半夏桂甘湯 治冷症無陽,咽痛喉閉。

辣桂 甘草(炙) 半夏(製)
上件等分銼,每服三錢,水一大盞,煎半盞,細細呷之。(《活人》)

伏氣之病,謂非時暴寒中人,伏於少陰之經,始先不覺,旬日乃發,先發咽痛,次必下利,古方謂之腎傷寒,宜用半夏桂甘湯。

咽痛失音

咽痛失音者,風熱痰涎壅閉咽門也。亦有陰虛肺損者,蓋肺象金而出聲音,金破則不鳴,金實亦不鳴,辨之之法,實者壅遏不出,虛者聲嘶破也。

《宣明》訶子湯

訶子(四個,半生半熟) 桔梗(一兩,半炙半生) 甘草(二寸,半炙半生)
上為細末,每服二錢,用童子小便一盞,水一盞,煎五六沸,溫服,甚者不過三服即愈。

海藏發聲散 治咽喉痛,語聲不出。

栝蔞(一個) 白僵蠶(去頭,炒,半兩) 甘草(炙,二錢)
上為細末,每服三錢,溫酒或生薑自然汁調下,用五分,綿裹噙化,咽津亦得,日兩三服。《寶鑒》有桔梗七錢半,炒為末,每一錢,入朴硝一錢匕,和勻口含咽津。

咽喉妨悶

咽喉如有物妨悶者,肺胃壅滯,痰氣相搏,結於喉間。《金匱》所謂咽中如有炙臠;《千金》所謂咽中貼貼,狀如炙臠,吞不下吐不出者是也。其症婦人多郁者恆患之。《聖惠方》云︰憂愁思慮,氣逆痰結,皆生是疾也。

《醫學正論》︰喉乾燥痛,四物加桔梗、荊芥、黃柏、知母煎服立已。

咽喉乾枯,常如毛刺,吞咽有礙者,風燥也,宜荊防敗毒散,加薄荷、黃芩,倍桔梗,入生薑煎服。

濃朴湯

濃朴(薑汁,炙) 赤苓 紫蘇葉(各一兩) 半夏(薑製,一兩半)
每服三錢,入生薑三片同煎,食後溫服。

杏仁煎

杏仁(去皮尖雙仁,炒) 桑根白皮 貝母(各一兩半) 酥(半兩) 生薑汁(二合) 生地汁(二合半) 大棗(六十枚) 紫菀(二分) 甘草(炙) 桔梗(炒) 五味子 地骨皮 赤茯苓(去皮,各一兩) 人參(三分)
共十四味,研杏仁以水五升,濾取汁,將草藥細銼,同煎至二升,以綿濾去滓,續下酥及地黃汁,慢火煎成膏,每食後含一匙,細細咽津。

按︰喉間痰氣結聚成核,久而不散,則生燥澀,濃朴湯用辛味以破之也。杏仁煎,假潤藥以通之也。

發聲散 治咽痛生瘡妨悶。

黃栝蔞(大者一枚) 桔梗(七錢半) 白僵蠶(五錢,炒) 甘草(二錢,炒)
上為末,每取少許,乾摻。如咽腫紅紫色,加朴硝一錢,如喉中有小白頭瘡,入白礬末五分。

通嗌散 治喉痛生瘡,聲啞。

白硼砂(二錢) 孩兒茶 青黛 滑石 寒水石(各一錢) 蒲黃 馬牙硝 枯白礬(各六分) 黃連 黃柏(各五分) 片腦(二分)
上為細末,煉化白砂糖和丸芡實大,臥時舌壓一丸,自化入喉神效。

一人但飲食,若別有一咽喉,斜過膈下,經達左脅而作痞悶,以手按之,則漉漉有聲,以控涎丹十粒服之,少時痞處熱作一聲,轉瀉下痰飲二升,再食正下而達胃矣。

喉痺諸法

喉痺者,咽喉腫塞痺痛,水漿不得入是也。由脾肺不利,蘊積熱毒,而複遇暴寒折之,熱為寒閉,氣不得通,結於喉間。其症發熱惡寒,喘塞脹悶,不急治殺人,針刺出血,搐鼻吐痰,皆急法也。文潞公喉腫咽痛,喉科治之,三日愈甚。上召孫兆治之,孫曰︰疾得相公書判筆一_去筆頭,沾水點藥入喉,便愈。孫隨便刺,相公昏仆不省人事,左右皆驚愕流汗。孫乃笑曰︰非我不能救相公。須臾嘔出膿血升餘,旬日乃平複如故。予嘗治一男子喉痺,于太 穴刺出黑血半盞而愈。由是言之,喉痺以惡血不散故也。

凡治此疾,暴者必先發散,發散不愈,次取痰,取痰不愈,次取污血也。(婁全善《綱目》。)火鬱則發之,即發散之意也,血出多則愈。有針瘡者,薑汁調熟水時時呷之。治急喉痛,於大指外邊指甲根齊針之,不問男左女右,只用人家常使針針之,令出血即效。如大段危急,兩手大指多針之甚妙。(《夷堅志》)

挑背法,于暗室中,用紅紙條點火照背上,隱隱有紅點,用針挑破,喉痺將死者,破盡即蘇。

元公章少卿,述聞德府士人,攜仆入京。其一患喉閉脹滿,氣喘塞不通,命在須臾。詢諸郡人云︰惟馬行街山水李家可看治。即與之往。李駭曰︰此症甚危,猶幸來此,不然死耳。乃于笥中取一紙捻,用火點著半,煙起吹滅之,令仆張口,刺於喉間,俄吐出紫血半合,即時氣寬能言,及啖粥,摻藥敷之立愈。士人甚神其術。后還鄉裡,村落一醫,偶傳得此法,雲︰咽喉病發於六腑者,如引手可探及,刺破瘀血即已。若發於五臟,則受毒牢深,手法藥力難到,惟用紙捻為第一。然不言所以用之之意。後有人拾得其殘者,蓋預以巴豆油塗紙,故施火即著,藉其毒瓦斯,徑赴病處以破其毒也。牙關緊閉者,以煙熏入鼻中,即時口鼻涎流,牙關自開。(《醫說》)

周密《齊東野語》云︰密過南浦,有老醫授治喉痺垂死方,用真鴨嘴膽礬為末,醋調灌之,大吐膠痰數升即瘥。臨汀一老兵妻,苦此絕水粒三日矣,如法用之即瘥。屢用無不效驗,神方也。《濟生方》用膽礬二錢半,白僵蠶炒,五錢,研,每以少許吹之吐涎,各二聖散。

孫兆治潘元從急喉痺,以藥半錢,吹入喉中,少頃吐出膿血立愈。潘謝曰︰非明公不能救,贈金百兩,願求其方。孫曰︰豬牙皂、白礬、黃連等分,瓦上焙為末耳。既授方,不受所贈。

解毒雄黃丸

雄黃 鬱金(各一分) 巴豆(去皮油,十四粒)
細末,醋糊丸綠豆大,茶清下七丸,吐出頑痰立蘇。水漿不得入口者,醋磨灌喉取吐,未吐再服。丹溪云︰薑汁僵蠶末,治咽痛喉痺神效。

喉痺吹藥

白礬末一錢,同巴豆一粒同炒,去巴豆,取礬研細末吹之,即吐濁痰,名碧雲散。再入輕粉、麝香少許,名粉香散。吹乳蛾即開。

玉鎖匙

焰硝(七錢半) 硼砂(二錢半) 白僵蠶(一錢二分半) 龍腦(一字)
為末,以竹管吹五分,入喉中神效。(《直指》)

搐鼻透關散

雄黃(研) 豬牙皂莢(蜜炙,去皮) 藜蘆(各一分)
上為末,每用一匙,分彈入兩鼻中,關透即瘥。

凡人患喉閉及纏喉風,用藥開得咽喉,可通湯水,急吸薄粥半碗或一碗,壓下餘熱,不爾即病再來,不可不知也。咽喉既可,身熱頭痛不止,此感外邪,看脈氣及大小便。有表症則發散,有裡症則微下之皆愈。愈後虛喘而身不熱者,必是服涼藥過多而下虛也。當服鎮重溫藥一服,如黑錫、正元之類,以粥壓之。

冰梅丸 治喉風腫痛如神。

天南星(三十個) 大半夏 白礬 白鹽 防風 朴硝(各四兩) 桔梗(二兩) 甘草(一兩) 大梅實(揀七分熟者一百個)
先將硝鹽水浸一伏時,然後將各藥研碎,入水拌勻,方將梅實置於水,淹過三指為度。浸七日,取出晒乾,又入水中,浸透晒乾,俟藥水乾為度。方將梅子入磁罐封密,如霜衣白,愈佳。用時綿裹噙口中,徐徐咽汁下,痰出即愈。時行喉痛,宜用普濟消毒飲子。

神效散 治喉痺語聲不出,豬牙皂角和霜梅為末噙之。急喉痺其聲鼾者,有如痰在喉響,此為肺絕之候。宜用人參膏救之。用竹瀝、薑汁放開,頻頻服之。如未得參膏,獨參湯亦得。早者十全七八,次則十全四,遲則十不全一也。

爛喉痧方 (筆友張瑞符傳)

西牛黃(五厘) 冰片(三厘) 真珠(三分) 人指甲(五厘,男病用女,女病用男) 象牙屑(三分,焙) 壁錢(二十個,焙,土壁磚上者可用,木板上者不可用) 青黛(六分,去灰腳淨)
共為極細末,吹患處效。

筆友張瑞符,湖州府人也,予往來二十年矣。其為人也,敦濃和平,年過五旬,並未生育,雖置外家亦終不得懷孕。忽一日遇李相士,即道喜云︰爾當生子矣。李乃張之同鄉友也。張錯愕曰︰我半生已來,並未生育,爾何得相戲若此。李曰︰我昔年曾看爾相,許爾無子。今爾陰騭紋已滿面,豈無子之相。後果如其言。予因問張曰︰爾一生如何為善?張曰︰生平並未有善,只有兩事,亦人所當為者也。一舍弟早亡,所遺一子,我撫養長大。而舍弟所有主顧,我已相與二十年矣。舍侄既長,我使之去,彼不願。我曰︰爾在我處,我甚有益。但爾不去,終身只作店伙,我所不忍,今于爾筆,同往各主顧家,相致曰︰此即我舍弟某之子也,今已長,可仍用其筆。況此子自幼在我店習業,彼之筆即我之筆也。又此方甚效,我所不秘,余亦無所為。予曰︰只此可稱善矣。有侄少孤,撫之成立,並使其能繼父業;有急救之方而公之於世,善莫大焉。予得是方,並述其始末云爾。(鶴年。)

Copyright © 2017 健康樂活 2.5. All Rights Reserved.
Joomla!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.規定發佈的自由軟體